明年2020欧洲杯13个举办城市几乎分布于欧洲各处!

  • 时间:
  • 浏览:712
  • 来源:2020欧洲杯

上周,当2020年欧洲杯半决赛和决赛已确定在温布利举行的消息出台后,很多球迷非常困惑:“泛欧欧洲杯,这什么情况?”很显然,他们还不知道2020欧洲杯将是一届没有主办国家的大赛。

2020欧洲杯,十三城战怎么踢?

【初衷】策划源于普拉蒂尼

这届欧洲杯将非常特殊,无论是主办方式和预选赛赛制,都将和我们以前所熟悉的不同。过去我们熟悉了一届杯赛由一个国家主办,直到2000年欧洲杯,才首次出现大赛的联办(比荷)。但联办历史上最多的也不过是四国联办(2007年亚洲杯),而2020年欧洲杯要套用过去的概念就是13方联办了。考虑到欧足联总共才只有54个成员协会,13方(其中苏格兰和英格兰同属一国,但足协是独立的)几占1/4,说联办显然已经不合适,西方媒体一般用“泛欧欧洲杯”这个概念。

泛欧欧洲杯概念的出现,是各种机缘巧合的产物。首先一点,自然是法国人普拉蒂尼当了欧足联掌门人。

其实在整个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法国人都起着巨大的作用。1950年5月9日,法国外交部长罗贝尔·舒曼提出,欧洲国家应该有更深的合作,至今每年的5月9日都被当做“欧洲日”来纪念。

也正是在“舒曼计划”的指引下,欧盟的前身“煤钢联合体”才得以成立;另一名法国人让·莫内同样被认为是欧盟创立之父,法国是欧盟六大创始会员国之一。一战二战的惨痛教训,也让欧洲人意识到很多争端应该通过一个泛欧组织来调停,而不是诉诸战争。后冷战时期,欧盟已经成为世界多极的重要一支,普拉蒂尼在此时提出泛欧欧洲杯可谓是顺应法国人“搞搞新意思”的历史潮流。

普拉蒂尼自担任主席以来,锐意革新。虽然多有“打土豪分田地(照顾小国)”之嫌疑,但其头脑之清晰,决断之明快,行事之果敢,手腕之老辣,完全像一个老资格的政治家。前不久他决定留任欧足联,不去挑战布拉特的国际足联主席宝座,也有利于泛欧欧洲杯计划的顺利执行。

普拉蒂尼一直说,泛欧欧洲杯之所以成立,是因为现代交通条件已经拉近了欧洲各国之间的距离。英格兰主帅霍奇森就说:“欧洲不大,在欧洲城市间飞行,并不比在巴西城市间飞行更远。”普拉蒂尼还说,在纪念欧洲杯60周年的2020年,在全欧洲举行这样一届欧洲杯是“罗曼蒂克”的。

现实当然没有那么罗曼蒂克,实际上这也是一个现实而无奈的选择:2020年欧洲杯的决策过程前后,正是欧洲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的最困难时刻,各国经济状况都很糟糕,根本没有余力来主办欧洲杯。当时的主要申办国,实际上只有土耳其这一个始终处于欧陆边缘的国家。

然而不幸的是,雄心极大的突厥人还想同时申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欧足联曾经想逼迫他们放弃,普拉蒂尼去年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就直言:“是土耳其人选择了夏季奥运会,如果他们愿意(放弃奥运)来参加欧洲杯竞标的话,我本来是会投他们一票的。2016年欧洲杯申办时,土耳其就只差法国一票(6比7)。”

值得赞叹的是:普拉蒂尼将一种无奈的选择,包装成了一种“罗曼蒂克”的复古,同时让欧洲杯惠及13个国家,最大限度地推广了欧洲杯这个产品,政治手腕确实堪称高杆。与此同时他又明确表示泛欧欧洲杯只是“一世而止”的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下不为例。但如果2020年欧洲杯在组织上没有出现大的纰漏——13个国家协办,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区甚至不同的风俗,都会产生大量的对接成本和交易成本——今后以欧冠方式举办欧洲杯并非完全不可能。真那样的话,普氏又将给欧洲足球带来意义深远的影响,这将成为他的足球遗产。

【赛制】复杂且奇葩

具体来说,2020年欧洲杯共分成13个主办包。其中一个是半决赛决赛包,包括两场半决赛和一场决赛的主办权,英格兰最终拿下。其余12个是标准包,包括三场小组赛(24队共分6组,小组赛每组6场,共36场)和一场淘汰赛,其中8个标准包里的淘汰赛是1/8决赛,4个标准包里的淘汰赛是1/4决赛。


一共有19个国家申请主办包,除了拿到决赛包的英格兰之外,其余12个国家和地区根据区域分配平衡的方式获得了标准主办包。其中阿塞拜疆巴库的巴库奥林匹克体育场、德国慕尼黑的安联球场、意大利罗马的奥林匹克球场和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新泽尼特球场得到了包含1/4决赛的标准包,比利时布鲁塞尔、丹麦哥本哈根、匈牙利布达佩斯、爱尔兰都柏林、荷兰阿姆斯特丹、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苏格兰格拉斯哥、西班牙毕尔巴鄂则得到了包含1/8决赛的标准包。

有6个申办方失望而归。这其中,以色列的耶路撒冷落选在于安全问题。瑞典威尔士,则指责欧足联缺乏公平。入选城市中也没有法国的,因为他们将举办2016年欧洲杯。

由于采取13方联办的方式,2020欧洲杯也将是一届没有直接入围球队的杯赛:此前卫冕冠军已经失去了直接晋级下一届决赛的门票,现在13个主办方也都要参加预选赛,而且非常可能会出现主办地不会有球队参加决赛圈比赛的场景(比如将主办一场1/4决赛的阿塞拜疆)。

本届欧洲杯的预选赛赛制也将很奇葩:实际上有点像现在的排球大赛,不仅有预选赛正赛,还有附加的落选外卡赛。24个参赛名额中,20支球队将来自预选赛正赛:54个成员将被分成10个小组,每组前两名晋级。其余四个名额呢?则来自欧足联将在2018-2019赛季开始的欧洲国家联赛。具体方法是,欧洲国家联赛的四级联赛每级提供一支参赛球队。具体的赛制还未最后确定,但很有可能的一种方案是,每级联赛排名前四的落选球队参加类似英格兰“升超附加赛”那样的附加赛,最终决出一支参赛球队。

复杂吗?相当!但这还只是开始,可以预见,等2020欧洲杯真正来临之际,我们或许需要一整本《欧洲杯指南》来理解这届杯赛。


英格兰:重回1996

在温布利获2020欧洲杯半决赛和决赛主办权公布之后,网上就立即流传一个段子:“欧足联这么选的主要考虑是,在所有申办城市中,伦敦在这三场比赛中都成为中立场地的可能性是最大的。”这当然是拿三狮军团的成绩开玩笑的:他们上一次在大赛中杀入半决赛,还真就是在主场——1996年欧洲杯。自那以后三狮一届不如一届,传说中的黄金一代折戟沉沙,2014年世界杯上的小组出局更是惨不忍睹。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决赛主办权花落温布利,也让英格兰人突然有了一种“梦回1996”的怀旧感觉——包揽大赛的半决赛和决赛,在很多人看来实质上已经等同于主办2020欧洲杯了。当年带队打欧洲杯的维纳布尔斯就发表专栏说:“96欧洲杯是我一生中最美的记忆。直到今天,几乎每天我都会碰到英格兰人走过来对我说‘那是英格兰足球的最伟大时光,感谢你’,哪怕在国外时都是如此。1996年我们创造了一次完美的派对,2020年我们肯定能再次做到。”

英格兰现任主帅霍奇森也很高兴,“今天的青年球员将会认为这是他们的一次好机会,不仅仅是主办一届美妙的大赛,也包括最终去赢取奖杯。如果这个都不能激励他们前进,那他们就错了。”

对于足总主席戴克来说,高兴的则是温布利又将获得可观的主办收入:这些年足总因为建设新温布利欠下巨额债务带来的经济负担,恨不得每场比赛都在温布利举行。戴克高兴地说:“能赢一次真开心,温布利是一个伟大的体育场,我们很高兴能够获得 2020欧洲杯决赛的主办权。”

有意思的是,温布利能赢得决赛主办权,和慕尼黑安联球场最后时刻撤出竞选有莫大关系。普拉蒂尼道破天机,“我不知道德国为什么撤出。也许他们在2024、2028或此后的欧洲杯申办问题上达成了什么协议吧,不过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在评估报告中温布利是最棒的,也许德国人只是觉得英格兰更配得上主办这届决赛吧。”但英足总主席戴克否认和德国人有“交易”,他只是承认英格兰现在不会再“申办2024,因为那会是浪费时间,(有了2020后2024年)英格兰不可能会赢得主办权。”

其实英格兰和德国此前就有过这种类似安排:英格兰申办1996年欧洲杯时,德国按照“君子协定”让路,希望换取英格兰在2006年世界杯申办问题上的支持;岂料到了2006年世界杯申办时,英格兰人又出尔反尔,并且咬文嚼字说明当时并未应允;德国人在2024年欧洲杯申办的问题上,还是要多加小心啊。

原文出处:体坛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