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佩:守门员小时候的经历让我知道守门员是如何根据球移动的

  • 时间:
  • 浏览:44
  • 来源:2020欧洲杯



今夏佩佩以8000万欧破队史转会纪录来到阿森纳。近日,他接受了阿森纳官网采访。


关于家庭


“为了让我能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我的家人们牺牲了一切。让我来告诉你我所说的一切。1995年,我的家人从科特迪瓦移民到法国,他们经常告诉我这有多困难,尤其是在我上学的时候。他们曾经告诉我我们拥有一切,但现在习惯了一贫如洗。他们会告诉我他们如何赤脚走10公里的故事,而我很幸运能坐公共汽车上学。”


“当我长大后,我的父母不再工作,因为足球而过来和我一起生活,只是为了确保我的足球梦想成真。他们最艰难也是最幸福的时期都在那里,一直到现在。这是他们为今天的我做出的贡献,他们帮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并且会继续支持我。”


关于球场上的位置


“再说回我的足球经历。最开始我是一名守门员,我记得有一次我们6-0还是7-0赢了,我问我的队友是否能够换个位置,因为在门线前有点无聊。于是我换了场上的位置,终于能够在球场上飞奔,甚至进球。”


“当过守门员的经历对我帮助很大,我知道守门员如何根据球的位置移动。与其他不了解守门员的球员相比,我有一种独特的方式来分析守门员的位置,我非常清楚他们是如何根据球的位置思考和移动的。我小时候喜欢守门,但13岁的时候,我的位置来到了前场,那时起我开始模仿德罗巴和他的庆祝方式。那时他在马赛踢球,我常去那里看他的比赛,不管是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他都会跳舞庆祝进球,我经常在朋友们面前模仿他的舞蹈,这让我印象深刻。”


“签约第一份职业合同后,在普瓦捷(法国西部城市)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我在昂热开始了我职业生涯。我记得当时为了签下第一份职业合同,作为牺牲不得不掉到第三梯队,并且租借到奥尔良队,比我想象中的起点要低很多。”


“这很艰难,因为我刚刚与一支法甲球队签约,但随后就得离开法甲去别的联赛打拼来增强我的实力,从而回到一线队,在经历了几个月的艰难奋斗之后,我做到了。在昂热队中,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而不是一开始就是对的。事实上,有一天我来到训练中心,当时我留了一个莫西干头,教练让我把它剃掉,而我没有马上把它处理掉,而是保留了它。后来,教练给我安排的训练越来越少。最终,我把它全部剃掉了。”


关于教练的影响


“当然,在最初的日子里,我身边有很多家人朋友陪着我,还有我的经纪人和我的教练布哈扎马(Abdel Bouhazama),他们让我步入正轨。曾经犯过的一些错误对我帮助很大,让我避免再次犯同样的错误。有些错误非常的幼稚,而且许多是在球场上面犯的。”


“比如,有段时间我心态非常地烦躁,在一场对阵甘冈U-19队的比赛中,我的教练向我大喊,当时我向他顶嘴,他直接把我替换下场,我们最终输了那场比赛。赛后他向我提起了那个细节,并且让我向球队道歉,由于我的原因让球队受到了损失。从这些事件中我学到了很多,我必须变得更加成熟,才能真正避免这种事件再次发生。”


“布哈扎马教练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是一位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的教练,不仅仅是足球,更是日常生活的教练。他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包括我和训练基地的青年们在内。我正如他所说的,生活比足球更重要,足球很重要,生活亦是如此。如果你没有足球,你需要向生活妥协。”


“例如,他会让我们在早上六点跑步,以看到日常生活中的真实情况,当我们在球场上跑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清洁工在早上六点就开始清理垃圾。 他告诉我们,我们应该为能够踢球感到幸运,所以我们必须把握好这样的机会。之前这听起来可能像是个玩笑,但我们后来开始有了这样的意识,正如我们每天所看到的那样。我们开始非常认真地对待我们的工作,因为我们必须把踢足球视为一份职业,这就是他教给我们的东西。”


关于来到阿森纳


“你看,这一路走来对我来说并不容易,这也是我来到这里(阿森纳)这么激动的原因。我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并且努力了很多,所以签约这个伟大的俱乐部是一个很大的回报。”


“我的家人,我的经纪人和我在非洲国家杯期间谈了很多次。在我职业生涯的下一个阶段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相信阿森纳是正确的选择。当我想到这家俱乐部时,我首先想到的是那些法国人,比如亨利、维埃拉和皮雷。我还想到了厄齐尔、拉卡泽特、还有奥巴梅扬等优秀的球员。”


“另外,拉卡曾经在里昂效力,所以我曾和他对抗过,能和他一起踢球是我的荣幸。科洛-图雷在科特迪瓦国家队和我们在一起,非洲杯上他是助教。他对我说了很多高水平联赛的事情,他是如何加盟阿森纳的,你每天都要努力才能达到巅峰。图雷、埃布埃和热尔维尼奥都是科特迪瓦的重量级球员,我们谈了很多关于热尔维尼奥的事情,他也从里尔加盟阿森纳,所以我们在同一条道路上。他们绝对是我们科特迪瓦年轻人的榜样,我希望能跟上他们的脚步。我犯过错误,但我从中吸取了教训。通过努力工作和奉献精神,我来到了现在这家俱乐部,我已经准备好在阿森纳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