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16强巡礼之葡萄牙:游离三界之外,血族辛酸史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2020欧洲杯

人类民族对血液的感情受到崇拜,血既代表生命,也代表罪恶。葡萄牙的足球与其国旗的一样鲜红:高贵、华丽、神圣。葡萄牙足球最引以为傲的是,足球王国巴西也必须在自己面前赠送三支师生礼物。以尤西比奥为首的葡萄牙足球在上个世纪的世界杯上震惊了世界。与其说是猎豹的速度,不如说是吸血鬼对猎物的嗅觉。这为葡萄牙足球的地位奠定了基础。这也开启了葡萄牙人血脉悲剧性兴衰的历史。


吸血鬼在西方世界的地位是尴尬的,它是上帝的叛逆,不是天堂,魔鬼撒旦不能下地狱,没有灵魂,只能用血谋生,不能做人。三人中的任何一人都是免费的。在葡萄牙的足球比赛中,风比拉丁更丰富,但国王的风,不仅是欧洲强身健体的对抗能力,而且也不失斗志。它不仅是由个人的强大能力,也是与经典的团队合作。可能是葡萄牙足球在欧洲太多样化了,太性感了,太恭维了。也就注定它只能在寂寞撩人的午夜做个勾人魂魄的暗夜血族,游离于欧陆殿堂之外。


血族始终是被上帝所抛弃的,葡萄牙足球也命该如此。尤西比奥之后,葡萄牙足球一直陷入泥潭,在20世纪90年代菲戈,鲁伊科斯塔,拜亚,努诺·戈麦斯为首的欧洲杯黄金一代后96早醒,终于在2000欧洲杯小组赛兴起,甚至闪耀,缺因为残酷的半决赛对阵法国因为莫须有的点球而出局了,02年世界杯小组赛又遭东道主暗算,04年本土欧洲杯,菲戈们本是离冠军最近的一次,却又被逆天而为的希腊双杀。德国2006年菲戈忧郁的绝唱,在2008年和2010连续两届大赛,德西的黄金时代并残忍扼杀。审查过去的历史,葡萄牙队可谓一把辛酸泪。


现在,领导这场为光荣的圣战而战的血战的责任落在了C罗的肩上。他华丽的个人盘带技术,超一流的门前嗅觉,极速的冲刺犹如刀锋战士,而他则被纳尼、夸雷斯马、穆蒂诺、博斯蒂加、梅雷莱斯、孔特拉和佩佩包围。虽然淡化了华丽的色彩,但更多的是在刃光的快速对抗。

黄金时代之后,葡萄牙血统血缘关系的纯度不够,特别是缺乏纯粹的大前锋,所以C罗和纳尼也将承担也是正面的双重作用,而中场菲戈的损失,瑞将成为华丽的无情绞杀失去自己的魅力无法提供对C罗的支持。这也是葡萄牙连续两届打附加赛的原因,死亡之组面临德荷丹,也许更低调务实打防反功利足球,充分发挥一个完整的C罗,纳尼的速度发挥到极致,就有希望冲出死亡之组,沿着前辈菲戈的脚印继续这场斗争。


在安娜·赖斯的《夜吸血鬼》中,血族不再在人性与欲望和嗜血之间挣扎。他们混淆自己的身份,有时疯狂,有时孤独,有时忧郁。他们试图融合人性和嗜血生存,但最终失败了。坦率说,葡萄牙血族们多年与命运抗争的一次次失败,正是这种性感与现实,人性与欲望兼并的失败,既想提出性感足球,却又想用功利足球来弥补性感背后的缺憾,于是诞生了穆里尼奥这样的异型教练,但他的功利始终无法与葡萄牙足球血液中最纯洁的血缘所兼容,产生不了进化。因此,留给一代代血族们的只有辛酸。上帝欠葡萄牙一个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