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童话的破碎

  • 时间:
  • 浏览:47
  • 来源:2020欧洲杯

战术谨严、戍守周密的丹麦人,在下半场突然崩溃,在捷克队扬科勒制高点的袭击之下,在巴罗什灵活的穿越中,欧洲杯最抗击打的守门员索伦森,三次沉甸甸地沦落在波尔图的烟尘当中,捷克人用米兰·昆德拉的《沉重浮生》,让丹麦童话变成一腔废话。


在欧洲杯小组赛的三场比赛中,捷克人忘记了“先下手为强”这一中国俗话,不过他们笃信“先赢的是纸,后赢的是钱”这一驰骋麻桌的名言。三次,捷克人成了“逆转之王”。他们似乎总是让对手进球,然后把对手的进球变成自己的进球、进球或进球。

无非这一次,捷克人改变了气概,当然,上半场他们被海盗操纵着,非常活跃,可他们一旦迸发,便收不住,扬科勒至高无尚的头球轰碎了海盗船的桅杆,而后巴罗什默念着北宋词人晏几道“落花人自力,微雨燕双飞”的凄美词翰,以“燕双飞”的身法,让北欧海盗深度迷失。

虽然没有落花,没有小雨,但风华绝代的巴罗什的第一个进球,就像欲望城市中的一颗流星。在波博斯基的斜传与巴罗什的挑射圆满立室之际,任何的战术阐发已毫无代价,所有的足球观点可疏忽不计,由于这是天然去雕饰,不施脂粉也风流。

东欧巨龙自巨龙大球场飞向欧洲杯之巅,横扫丹麦童话,挑战希腊神话。里斯本的敞篷车能让人们不再迷恋布拉格吗?